愛情為什么不能永恒?

  一位哲學家曾說:“人不能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。”為什么這么說呢?因為當你第二次踏入某條河流的時候,它已經不是你第一次踏入的那條河了,河中不斷流動的水早已發生了變化。

愛情為什么不能永恒?

  同理,人也不能兩次接觸同一個人。因為,每時每刻,人身上的細胞都在發生著變化,想法、心念、心情、思維都在時時刻刻發生著變化。有些人老是是埋怨自己的女朋友說話不算數,因為她老是食言,昨天答應的事,今天就變了,但錯的實際上應該是他自己,因為他忘記了:昨天是昨天,今天是今天,昨天的承諾不一定適用于今天的心情,今天的她也不是昨天的她了。表面看來她還是同一個人,但今天已發生了許多變化,不管是細胞還是心情,或是思維,都變了,而且還老了一天。為什么人們總說愛情不可信,原因就是人心時時在變化,世界上再沒有比心變化更快的東西了。感情沖動、頭腦發熱的時候,可以山盟海誓、永不變心。等過一會兒,心一變,你就成了對她來說無關痛癢的東西。你也是一樣,今天你可能因為失戀而借酒澆愁、尋死覓活,但明天你見到一個好女孩,可能又會為她心動。感覺、情緒、想法的善變,就是愛情不可能永恒的原因。

  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可能永恒。明白了這一點的曹雪芹,于是在《紅樓夢》的《好了歌》中如是唱道:

  世人都曉神仙好,唯有功名忘不了

  古今將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沒了

  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金銀忘不了

  終朝只恨聚無多,及到多時眼閉了

  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嬌妻忘不了

  君生日日說恩情,君死又隨人去了

  世人都曉神仙好,只有兒孫忘不了

  癡心父母古來多,孝順兒孫誰見了

  一曲《好了歌》唱出“緣起性空”的真意,這明明是世間最質樸的真理,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并接受其中的深意?于是,《紅樓夢》中,甄士隱又將那“緣起性空”的真理再說了一次:“陋室空堂,當年笏滿床;衰草枯楊,曾為歌舞場。蛛絲兒結滿雕梁,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。說什么脂正濃、粉正香,如何兩鬢又成霜?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,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。金滿箱,銀滿箱,轉眼乞丐人皆謗。正嘆他人命不長,哪知自己歸來喪!訓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強梁。擇膏粱,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!因嫌紗帽小,致使鎖枷杠;昨憐破襖寒,今嫌紫蟒長。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,反認他鄉是故鄉。甚荒唐,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!”

  瞧,對無常的描繪,多么形象:“陋室空堂,當年笏滿床”,現在看起來非常簡陋、空空蕩蕩的房子里,非常貧寒的院落里,當年,大臣上朝時用的笏板卻堆滿了床;“衰草枯楊,曾為歌舞場”,這到處是荒草和枯死的楊樹的所在,一片破敗,荒涼不堪,但這兒曾是歌舞場,熱鬧非凡;“蛛絲兒結滿雕梁”,那曾經象征大富大貴的雕梁,現在又結滿了蛛絲,說明早已開始衰敗衰落了;“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”,而這個破爛的蓬窗上,又開始糊上綠紗了,說明這個人家要開始發達了;“說什么脂正濃,粉正香,如何兩鬢又成霜”,別看你臉上的胭脂抹得有多濃,擦的粉有多香,可你瞧,你的頭發已開始發白了;“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,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”,昨天在黃土隴頭,剛剛埋了死去的丈夫,今天你再看,家中的紅燈帳底,這丈夫新死的婦人家又和別的男人睡覺了;“正嘆他人命不長,哪知自己歸來喪”,正在哀嘆別人為什么活不長時,轉眼間自己的命也盡了;“訓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強梁。擇膏粱,誰承望流落在煙花巷”,你想好好訓練兒子,希望他將來能有個大出息,卻未想到,兒子最后竟淪落為強盜了;你想找個富貴人家的子弟做女婿,卻想不到你女兒最終流落到煙花巷當了妓女。

  《紅樓夢》講的,就是無常之理。

  我再舉個切身的例子。我弟弟得病去世時,他有個同學對我說,你弟弟那么好的一個人,為什么這么早就死了呢?他覺得很是可惜。但不久之后,他也得白血病去世了。他死的時候,他的同學也為他嘆息,說這么好的人不應該這么早就去世。但過了沒幾天,這個人也死了。他死前剛剛當上教導主任,為了這個位置,他奮斗了很久。真是:“正嘆他人命不長,哪知自己歸來喪。”

  所以說,無常是這個世間的真相,你不要以好與壞、幸與不幸來看待它,你只需坦然地接受它、面對它。明了無常,不再執著于得與失,并且保持一種適度的警覺,也就明白了“空”.

  作家簡介:雪漠,原名陳開紅,甘肅涼州人。國家一級作家,甘肅省作家協會副主席。三度入圍“茅盾文學獎”,榮獲“馮牧文學獎”等獎項,連續六次獲敦煌文藝獎,代表作有“大漠三部曲”“靈魂三部曲”“故鄉三部曲”等。作品入選《中國文學年鑒》《中國新文學大系》以及長篇小說《野狐嶺》入選大學本科教材《大學語文》閱讀推薦書目。

  原作者授權投稿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jhstax.co

9.9特賣

友薦云推薦

美文推廣

m5体彩登录